兔子到底多可怕

兔子到底多可怕

兔子是一種常見的寵物,它擁有呆萌可愛的外表與溫順的性情。但它在寵物中的人氣,卻遜於高冷的貓和憨厚的狗。為什麽呢?

原因很簡單。這玩意傻。

我有一個後桌,中學的時候在陽台養兔子。

夏天了,她就把兔子放出來,擱一些人吃剩的西瓜讓小萌兔啃著玩。由於兔子有邊吃邊拉的習慣,她看不下去,就走開了。

結果回來的時候,西瓜還在,兔子卻不見了。到處找都找不到。

經過縝密的調查後,該同學得出一個結論:兔子跳敞開的窗戶跳樓了。

“它只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,但沒想到外面很高。”

第二天來上學的時候,她搖著頭總結說,“兔子太傻了,它的傻中和了我的難過。”

在自然界,兔子也是不太聰明的亞子。

20世紀初,兔子被引進利相斯基島,該處位於夏威夷東部。

“幸運兔”們发現自己來到一個沒有天敵的樂土。於是它們開始不斷吃吃吃,生生生,10年之內,把整個島上的植被都啃光。

最後只剩下:兩株牽牛、一小片芋草,以及堆積成山的饑餓兔屍。

兔子是典型的r策略物種,位於食物鏈的低端,擁有極其強悍的繁殖能力。

拿穴兔來說,它每年可以生6窩,每窩4只以上,擁有2個子宮,可以一邊懷孕一邊喂奶。

更要命的是,小兔子五六個月就性成熟了,可以迅速參與到父母的繁殖大業來。

兔子的繁殖能力是被逼出來的。

所有大中小型獵食者,都酷愛兔肉,比如貓狗。

然而即便如此,兔子的身影仍然遍布全球。

甚至中外都曾有些樸實的勞動人民,認為兔子和老鼠是近親。

兔子到底多可怕

伊犁鼠兔,珍稀物種。兔子和老鼠經歷了某種見不得人的交易(大誤)

原因無他:太能生了。

1

澳洲終結者:恐怖的物種入侵

樸實網友對“物種入侵”這個詞,總是懷著一種天真而善良的幻想。

每次在網上讀到北美鯉魚泛濫、澳大利亞兔子成災、丹麥生蠔無人問津、英國大閘蟹虎虎生威的新聞時,網友常常心憂天下,哀嘆不已。

只恨自己能力不足,家資困乏,不能打飛的去一趟國外,幫助外國人排憂解難。評論區滿溢著國際主義情懷。

然而事情並沒有那麽簡單。

就拿澳大利亞的兔子來說。澳洲人是吃兔子的,澳洲最早的兔子就是由在澳洲的某位英國人為了打獵吃肉而放養的。

這個英國人肯定沒學過斐波那契數列,畢竟該理論13世紀就誕生了。

歐洲人的祖先早就懂得,兔子急了也咬人。“兔子數列”就能證明其恐怖的繁殖能力。

兔子到底多可怕

南半球的植物多汁美味,且沒有任何獵食者威脅,小兔子茁壯成長。

很快,這些兔子令澳大利亞人產生了密集恐懼癥,它們大肆啃食植被,嚴重威脅到了澳大利亞人賴以為生的畜牧業发展。

這些年,為了對付兔子,澳大利亞人絞盡腦汁。

吃是絕對吃不過來了,澳洲人總共才2000萬,而兔子足有100億只(天啊)。他們想了什麽辦法呢?

1、大搞獵兔運動。前面說了,澳洲人只有2000萬,就算再怎麽勤勤懇懇殺兔子,也攆不上兔子懷孕的速度啊。

2、建立防兔圍欄。很奇怪,因為兔子會打洞,建立圍欄頂多是給自己人增加了獵兔運動的障礙。這圍欄和馬其頓防線也沒什麽區別了。

3、禁止養兔子,養兔子罰20萬。好吧。

4、引入狐貍等獵食者。結果狐貍來了,发現當地人養的羊更好吃。兔子肉少還跑得賊快。“騎在羊背上的國家”開始研究如何消滅狐貍。

5、利用生化武器,給兔子投毒。多发性粘液瘤病毒、RHDV出血病毒……效果的確立竿見影。

大量兔子死了,一些兔子活了下來,保留了革命的火種。

這些兔子產生了抗體,成為了更強壯的小兔子。

兔子到底多可怕

兔子:殺不死我的,將使我更強大

總之,澳大利亞人像開发蟑螂藥一樣,努力研制兔子毒藥。

至於為什麽不出口到中國,原因在於成本、質量等多方面。

兔子不好抓,而澳洲人力成本很貴,冷凍打包出口到國外,只有更貴。不新鮮的貴兔子,和新鮮的本土便宜兔子比,沒有任何優勢。

2

自我覆制與生態自殺

不是所有入侵物種都能吃的。比如日本虎杖。

虎杖這東西,顧名思義,又虎又炮仗,不是凡人能惹得起的。

這種綠色植物能夠自我克隆,它像覆制粘貼一樣,將自己19世紀50年代的本體克隆到了整個英倫三島。

使英國頭頂一片綠後,它又遠渡重洋,來到美國。在廣闊的新大陸,它取得了更大的“成就”。

無獨有偶。去年外國人发現了一只特殊的小龍蝦。它基因變異,能夠無性繁殖,不交配就產卵。而所有卵又都是雌性,都是自己的覆刻,可以生而覆生。

這真是子子孫孫,無窮匱也。

兔子到底多可怕

“人類終將毀滅,世界屬於節肢動物!”

這個新聞除了讓我對小龍蝦產生了莫名的恐懼外,還聯想到遊戲里的石蝦。

兔子到底多可怕

遊戲中,石蝦被帶上陸地,將會產生毀滅性的後果。它們會無限自我繁殖,隨著時間的推移,石蝦將占據你的整個電腦屏幕。最終的結局是“廢檔”,除了放棄遊戲,別無選擇。

物種入侵任其发展,會有什麽後果呢?

答:要麽控制數量,要麽同歸於盡。

還記得利相斯基島的兔子嗎?它們無限繁衍的結局是什麽?

整個族群一起滅絕了。

這就是“生態自殺”。

1944年,聖馬太島被帶進29頭馴鹿,到了1963年,它們已經繁殖到6000頭。

馴鹿以地衣為生,地衣是真菌綠藻的共生體,生長非常緩慢。

時間來到1963年、1964年的冬天,氣候特別嚴寒。馴鹿找不到東西吃。

這類沒有任何長遠打算的族群,发現已經把自己的島嶼生活逼上了絕路。

最後,島上只剩下41頭雌性,及一頭沒有生育能力的雄性。聖馬太島的馴鹿注定難逃滅絕了。

所以,澳大利亞人完全不必要擔心。因為澳大利亞相對於世界其他地區來說,也是個大島。

在兔子吃光全澳洲的草場後,它們會“吃”澳大利亞人,然後呢,找不到食物的兔子也會滅絕了呀。

兔子到底多可怕

澳大利亞人:這真是個好消息呢……

資料來源:知乎、微博、百度百科等。

聯繫宏成動物醫院

請填寫您相關訊息,將會有客服與您聯繫.